海外生活


仲夏夜的天籁之音


binbin

 
仲夏夜的天籁之音

我们密西根州以大湖著称,北美著名的五大湖,与密西根就毗邻的就有四个。由于有
大湖的近水楼台,密西根的私人船只拥有量也是美国各州中高居第二,仅次于加州。
大湖多,小湖也不少,星罗棋布的散落在密西根州的各个角落。围绕著车城底特律而
建的多座市区公园(Metro Park), 就是围绕著一个个天然湖泊依湖而建的。这些
市区公园,给这个缺乏都市气氛的车城平添了许多亮点。是多数人消夏的首选。

上个星期五的傍晚,我携全家和几位朋友来到坐落在底特律市郊的看星遁公园
(Kensington Metro Park)。傍晚的公园里,夕阳西下,湖光和周围的沙滩
草地树林,相映成趣,真是水天一色。今晚,底特律交响乐团将在这里举行室外演出。

这是一场免费的演出。每年夏天,特律管弦乐团都在市郊举办几场这样的演出。我们
这是第一次来这里观看。演出场地就设在沙滩边上。临时搭建的乐台虽然简陋,但却
更让人感到亲近。我们来到的时候,逾千名观众已经坐满了沙滩旁边、树荫下的草地
上。我们随便找了一个空地作了下来,开始欣赏这平日难得的高雅音乐。

交响乐团上演的当然都是古典管弦乐,而且都是世界名曲,其中包括贝多芬的交响乐、
约翰·施特劳斯的圆舞曲,比才的歌剧等等。而且,每首乐曲中间,指挥还穿插着和观
众进行交流。一会儿介绍歌曲的背景,一会儿又和观众问答,所谓互动。还时不时加几
个诙谐的玩笑。使得演出的气氛特别轻松。几首乐曲下来,我才发现,原来乐队的指挥
是个黑人。这使我大为惊讶! 也许我抱有点种族偏见,我一直觉得,虽然黑人在文艺界
人才济济(体育界就不必提了),但多是在流行乐和摇滚乐中一显身手。这位老黑居然是
交响乐团的指挥?!! 从此又对黑人兄弟多了几分敬意。

说起美国黑人,经过长期的磨合,他们已经在许多方面融入了白人为主的主流社会。最
明显的莫过于其幽默感。这方面,不要说我们这些亚裔移民,就是那些与美国白人同源
同种的孪生兄弟-欧洲人,也望尘莫及。话说这位黑兄,在每首乐曲间歇时,都不断地
插科打诨。这会儿,在演奏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第五号》之前,又跟观众互动起来。

他说:“观众同志们,我看你们的音乐素质都不错,帮我烘托一下气氛好不好?下面这个
曲子,我一挥左手,你们就齐喊:‘嗨’,OK?”

大家自然乐不得,一个个雀跃着高喊“耶!”。

黑兄又说:“咱们试一下?”

试试就试试,“耶!”。

于是黑兄示意乐队来了个前奏,然后冲观众一挥右手。只听台下稀稀拉拉响了几声“嗨”。
黑兄发话了:“你们这啥玩意儿哦?一者,也不齐呀?二者,声音跟蚊子似的听不见呀?
三者,最重要的,我不是说挥左手你们才喊吗?我这个......“ 他挥挥右手,“是左手
吗?” 观众一阵哄笑。

接下来正式的《匈牙利舞曲第五号》开始演奏。只见黑兄背对观众,右手挥舞着指挥棒,
左手则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指南打北,指东打西。搞得大家左一声”嗨“,右一声”嗨“。
正当大家喊得顺口,黑兄猛一回头,两手却一动不动。观众刹不住车,下意识地还是”嗨“
了一嗓子。好在乐曲在这里是一个短暂的停顿。黑兄诡谲的眨眨眼,好像是说:“嘿嘿,
gotch ya!!☺”又回过头去继续他的指挥。一时间场上前呼后和,热闹非凡。最后,黑兄
来了个滑稽动作,在乐曲结束时弯下腰,左手从两腿间向后一指。背后的观众边笑边“嗨”。。。

音乐会是在《星条旗永不落》的乐曲中结束的。这首曲子听过无数次,但亲耳聆听乐团的现
场演出,这只是第二次。上一次是十五年前的美国独立节,在华盛顿DC的林肯纪念堂下。
我们看着五彩缤纷的焰火,旁边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军乐团演奏着《星条旗永不落》。一晃,
十几年又过去了。

底特律管弦乐团在美国算不上是最好的乐团,不要说跟东西两岸的纽约,波士顿,洛杉矶
交响乐团比,就是近邻克利夫兰和芝加哥交响乐团也更有名。但是,对于我这个业余音乐
爱好者来说,能在炎炎夏日的余辉中,与家人朋友一道,欣赏着湖岸风光,倾听一串世界
名曲,足矣。爱听音乐的朋友们,您也不妨工作之余,来到这甯静的公园里,欣赏一断音
乐吧?

7/25/2008 于底特律